脑洞、排版相关堆积。长期无偿接内页排版,有意私信。
 

Intersection #01

【搬运旧文】

原作:type-moon_Fate

二次创作:微原著向;没有圣杯战争,阿尔托利亚是人类魔术师的世界;具体魔术和武器等有私设

CP:卫宫切嗣×阿尔托利亚·潘德拉贡




Episode 01

这是非常普通的一天。

适宜打猎,远足,晒日光浴,修草坪……任何你能想到的户外活动都可以顺利展开。

当然,你也可以选择在这一天去杀人。

卫宫切嗣在伪装网下静默着,通过蔡司光学瞄具的广阔视野监视着整个山口的动向。

山谷里的空气潮湿而温暖,冷杉林中走出一位金色盘发的少女。不,与其说是少女,不如说是拥有少女外表的战士——她脊背挺直,步伐均匀有力,双臂摆动自然而无赘余,仿佛下一刻就可以进入战斗状态。

代称为“Saber”的女魔术师终于照例走进温室并反锁上了门。

之后她会在这里待上八小时直到黄昏,每两小时外出进行一次安保检查。以往一周踩点的经验表明,只要在这段时间将她杀死,三天之内都不会有人得知她的真实状况。

Saber会在周日外出采集普通药材,周一回到镇上与乡人交流,周二带回一些以实验消耗品居多的杂物……而周五,这一天,她带回工房的北爱尔兰变种苜蓿总量将达到约2000克。这种遍地都是的苜蓿在这片山谷中反而销声匿迹,只有Saber每日带来的普通药草中会混杂一些。

时间指向上午11时,机械钟的表针和气温计的刻度形成了一个诡异而优美的钝角。

就是现在!

掀开伪装物,把一切装备隐藏好并将周边环境复原,快速通过预定路线,卫宫切嗣到达温室废弃的通风口,倒下一瓶经过精确计量的Σ34试剂。

绯色的试剂讯速汽化成透明的气体,逆风会将它们从通风口带入到温室内部,30秒内和变种苜蓿充分反应过的剧毒空气足以杀死任何不具备相关抗体的魔术师。

而Saber三年前的化验报告已表明,她确实在此列。

30秒过后,耳机中传来“嘭”的重物倒地声,不久低阶使魔传来的录像也证实了目标已经丧失行动力。

从通风口进入温室之前,首先是便宜的小型IED开路清场。爆炸余波过后,他跳进硝烟未散的温室,明显高于外界的气温如热浪般迎面而来,之后冲入视网膜的便是女魔术师温和有礼的笑容,以及一句古凯尔特式的问候,“恭候多时了,卫宫切嗣先生”。

毫不迟疑地开火,久经战斗考验的身体在大脑详细决断前做出了自我保护,隐蔽,射击,HK-MP5连发状态下的弹幕瞬间笼罩了Saber。

然而——

“嗡————”

飞溅的弹片被挡在了金色屏障之外,Saber仿佛随意地抬手截住了其中一枚,似乎开口说了一句什么。

糟糕。

卫宫切嗣全身的金属装备如流水一样霎时沸腾起来,灵活如蛇凶猛若虎的金属洪流将他牢牢钉在半塌的反应室墙壁上,魔力的循环流动让他感受不到灼烧,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对方手下留情,身体各处要害盘踞的金属流证明了女魔术师的决心。

“请您在10秒内做出选择,”Saber的无框眼镜折射着工房天窗投下的冰冷日光,“合作还是去死?”

“合作。”非常果断地选了妥协。

Saber毫无预兆地出拳,魔术回路中瞬间调动的魔力逆流和随拳风来的物理冲力刺激着胃部的蠕动,他咳出一枚奥林安德的种子,被女魔术师随手拦下,很快就在她掌中化为齑粉。

“我是阿尔托利亚·潘德拉贡,作为诚意的见证,这是我的真名,今后您定然会得到它的益处。现在,我需要和您建立一个时长72小时的短期互助契约,稍后我会为您解答一部分原因。”

简要地解释后,Saber刺破他的尾指,取了少许血样,继而摘下自己左手的实验手套划破食指,又看着卡片核对了一遍内容。

“得罪了。”

女魔术师很自然地首先道歉,接着将食指放在他的唇边,“请您和我一起默念卡片上的咒文,同时吟诵我的真名。”

Saber略带薄茧的食指刺入自己的口腔,铁腥的血和药剂的苦味混合着唾液流过食道进入胃中,让他感到一阵熟悉的恶心。强压下不适,他按照所给的咒文开始默念,却——

并未念出Saber的真名。

还有5秒。

5秒之后自己就可以发动固有时制御脱离控制。

但是——

“嘶嘶嘶嘶嘶嘶嘶————”

一阵电路短路的火花声突然爆发!

Saber略显震惊地抬起头,有些茫然地中断了咏唱:

“竟然……”

大地在颤栗。

一开始是离自己最近的金属流发生了紊乱,失去御主控制的它们向低压中心飞去;之后是工房中飘荡的尘埃,阳光下它们的运行轨迹异常清晰;最后,是发动了固有时制御的自己,正在向完全相反的方向移动!

当然,这一切都发生在短短几个刹那。

空间仿佛在眼前发生了扭曲——

有什么不对。

他感到一阵剧痛从大脑深处延伸席卷开来,精神上的极度痛楚甚至超过了肉体受到的魔术反噬。

时间流速变慢了。

Saber以向前掩护的姿势倒退着飞向空间扭曲点,她似乎还在喊着什么,口型大概是在说“小心”?

在这无法掌控自我的空间中,卫宫切嗣突然不合时宜地想笑。

当她终于脱出那一点时,诡异的空间扭曲立刻停滞了。

黏稠的压迫感逐渐消失,世界恢复了正常秩序。

之前布置的塑胶炸弹果然也延迟了爆炸时点——

于是,浴血的女魔术师在烟尘瓦砾中倒了下去。

大约10秒过后,又一波更为强烈的精神痛楚占据了自己的正常感知。

意识如切断电源的成像器,瞬间停止了运作。



<<The Next


评论(29)
热度(4)
© SIG305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