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排版相关堆积。长期无偿接内页排版,有意私信。
 

于是今天隔壁又报警了

       【搬运旧文】
        依然是切剣同居日常。

  阿尔托利亚盯着眼前的这杯水。

  说是水也并不准确,现在的这杯“水”已然全部冻结,在冰箱冷冻层的透明格子里呆了一周。

  一周前,这杯水被切嗣放在起居室的桌子上,他叮嘱自己要注意休息和按医嘱服药。

  是了,之后他就“开心”地告别出门参加公司部门组织的度假了,留下只能在家养伤的自己。

  医院真是个可怕的地方!

  与临县恐怖分子斗智斗勇后光荣负伤的潘德拉贡警官小姐躺在病床上这样想。

  一个月后在阿尔托利亚的强大恢复力和持久攻势的作用下,终于说服切嗣帮忙将自己拖出了医院。

  这时她才觉得某人没有想象中的那样可恶。

  就像这杯“水”,明明在生活细节上比较大条的某人竟然还记得关照自己。

  莫名感动的阿尔托利亚并没有喝水服药而是——

  把热水放进了冰箱。

  这种自己也难以解释的行为让她稍稍松了口气,哼,她才不会因为一点点恩惠就做出少女漫画主角一样的表现。

  ***

  总觉得缺少了些什么呢。阿尔托利亚放下上午迪尔梅德带来的内部杂志无声叹气。

  “再休假下去我大概就要长蘑菇了,”阿尔托利亚对着看望自己的后辈同事抱怨,“我很想念大家啊!”

  “我们也希望您早日康复回到岗位,”迪尔梅德安慰道,“不过说起来,能和室友多相处一些日子也是好事啊。”

  “啊,那个家伙已经一周没影了……”阿尔托利亚合上一把扇子无聊地戳着手心。

  等等,他刚才说什么?警官小姐对自己在同事中的形象产生了怀疑,切嗣那家伙已经把他的影响力扩展到自己的社交圈了吗?!

  将迪尔梅德送走后,没有了倾诉对象以及鄙视对象的阿尔托利亚再次感受到了生活的空虚和隐隐的社交危机。

  阿尔托利亚开始拄着拐杖绕着自家宅邸转圈。

  第三圈结束后,她的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杯“水”。

  “……”真是奇怪,她想。自己原本准备在切嗣回程前把“它”扔掉的,竟然今天才记起来吗?

  果然人闲久了大脑就会效率下降,阿尔托利亚把杯子放在桌上,继而回到露台翻开杂志,慢慢回味着往日的忙碌生活。

  ……

  晚餐时间。

  阿尔托利亚放下筷子望着外卖盒无语泪千行。

  她甚至很怀念上次自己和切嗣消灭了整整三天的海鲜派对。

  不知不觉,那杯封冻一周的水也熔化了。

  剔透的水珠顺着杯壁流到桌面上,形成浅浅的一汪,倒映着阿尔托利亚微蹙的眉峰。

  ***

  切嗣盯着眼前的这张便利贴。

  当然,他并没有在笔记本上贴便利贴的习惯,而这张写满了旅行注意事项的蓝色贴纸显然是出自阿尔托利亚之手。

  那个少女……不,是那个实际上一把年纪外表还异常年轻的女人完全不懂得这些东西吧,她每次整理行李都是将所有物品毫无章法地塞进包里而已,这种简洁专业的TIPS大概是从什么旅行指南上抄来的吧!

  想着还在公寓被迫看家的某人,切嗣把贴纸放回笔记本的内页,却在准备合上的瞬间看到了落款处的颜文字。

  “……”潘德拉贡小姐觉醒了被遗弃在异次元的少女心?

  这个推论像一阵莫名的寒意冲散了他刚刚汇聚起的些微感动,果然那个女人才不会花工夫去做这些工作以外的无聊事情吧,这一定是她在医院和护士小姐们友谊的见证,只是恰巧落在了自己的笔记本中。

  至于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巧合?抱歉,他并不愿去深究。

  ***

  旅行并未比想象中的愉快更多。

  三天户外探险过后“平淡无奇的日常”再一次降临了,美人美酒美景,意义不明的闲聊和交际……还不如用这些时间讽刺一下某人奇葩的生活品位……

  等等,他竟然想开嘲讽模式了。

  更进一步说,他忽然想回去见见那个无聊的家伙。

  真是糟糕啊卫宫切嗣,你竟然会去想见那个连自己下属都“嫌弃”的不靠谱警官小姐——

  “卫宫桑,我们课长虽然在部分方面略微缺乏天赋,某些品位也需要再次提升,但她其实是……”

  “潘德拉贡前辈上次请我吃了四人份的葡萄柚刨冰,其中三份都是她解决的……可她并不是……”

  “……总之,阿尔托利亚小姐真是受您良多照顾了!”

  ……

  开启了脑内吐槽模式切嗣同时回忆着阿尔托利亚同事们的“抱怨”,感到了自己的责任重大。

  能和这样恶劣的上司长久共事,警署的人们也是异常辛苦啊。

  这样想着,他合上笔记本将贴纸随手丢进包里,开始考虑传达一番旁人的“客观”评价,让某人认清自己的本质面对现实。

  ***

  “我回来了,阿尔托利亚。”

  “欢迎回家呐,切嗣。”

  “……”

  “……”

  哪里有些不对。

  意外和谐的气氛像是超展开一样。

  切嗣张了张嘴,原本准备好的话语都被抛诸脑后。

  ……

  “我开动了!”

  将外卖扔在一边的阿尔托利亚抱着盘子热泪盈眶,甚至一反常态地不去挑剔某人的厨艺。

  “唔……切嗣你这个家伙也这么努力了,上次竟然还记得准备水提醒我配合治疗……一直以来,多谢关照了。”阿尔托利亚微偏着头,左手僵硬地挡着眼睛,绽放了一周以来的第一个笑容。

  “我还以为你突然细心起来是因为听从了属下的谏言,明明那张贴纸的内容还不错……”切嗣难得地称赞,“啊……也有劳你费心了。”

  “……”

  “……”

  “什么水?”切嗣放下已被喝掉过半的一周前的水杯。

  “什么贴纸?”阿尔托利亚茫然地回过头放下餐叉。

  两人同时发出疑问,潜流涌动的气氛走向了另一种诡异。

  “哈,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记得?”

  “你的腿伤已经转移到大脑了吗?”

  “……”

  “……”

  “你怎么没在途中飞机失事?!”

  “你怎么不再被打断一条腿?!”

  ……

  阿尔托利亚扔掉拐杖拖着伤腿开始砸卫生间的大门……

  毫无疑问,今晚隔壁会再次报警的⭐~


        —The End—

评论
热度(6)
© SIG305 | Powered by LOFTER